高雄市长补选牵动国民党走向,江启臣去留引发猜想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张天行】高雄市长补选结果15日揭晓,民进党的陈其迈胜选。国民党全线失守,党主席江启臣原本不够厚实的声望受到重挫,将牵动明年5月党主席改选,左右2022年和2024年选战以及国民党未来。

投票率仅四成

高雄市长此次补选的选举人数为230万,花费1.6亿元新台币,投票率创新低不到42%。陈其迈拿到67万票,虽然得票率超过七成,但败给自己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得到的74万票,和6月罢韩时所获得的近94万票相差达27万票之多。针对这一结果,蔡英文在脸书称“引擎已经发动了”,“其迈不能只做一个路平、灯亮、水沟通的市长,更要让高雄市政重新启动,赶上进度”。

国民党的李眉蓁获得24.8万票,得票率仅25.9%。国民党主席江启臣15日晚称,国民党是从错误中学习的政党,可以失败但绝不失志,会用行动赢回高雄市民的支持,在2022年赢回高雄。前高雄市长韩国瑜得知悬殊结果后叹气说,高雄是一个充满潜力的城市,需要有好的领导、正确的方向及清廉有为的团队,好好擦亮这块招牌,让高雄发光发热。他建议陈其迈就任市长后一定要继续推动双语教育,要做到“货出去、人进来”。16日,李眉蓁仍展开车队扫街谢票。她称,国民党需要争取全高雄市民对国民党的信任,要继续努力。

民众党推出的吴益政仅获得3.9万票。他15日举行记者会,但民众党主席柯文哲并未现身。吴益政坦言,选战本来就不好打,虽然结果跟预期有落差,但呼吁支持者不要失望, 怎么用番号大全同时向陈其迈喊话未来一起解决高雄问题。

“三防线”全部失守

江启臣选前订下“李眉蓁333防线”,即得票率三成、得票超过30万、输对手30万票以内,若其中之一达成,就算完成“阶段性任务”。开票结果显示,“三防线”全部失守。

台湾“中央社”分析称,江启臣从罢韩到补选一路失败,加上国民党内改革阻力重重,很难顺利交出成绩单,“恐让明年5月改选的党主席之争提前开打”。目前可能挑战党主席的人选包括前新北市长朱立伦和前高雄市长韩国瑜,近来频频杠上执政党的马英九也被点名。文章称,朱立伦在去年“大选”辅选韩国瑜,败选后持续勤跑基层。韩国瑜因遭罢免卸任市长60多天后,再度站上熟悉的选举舞台辅选李眉蓁,仍展现蓝营内最高人气的实力,波多野统衣番号“有韩粉加持,他的未来动向至今未明,但仍在国民党内举足轻重”。马英九则频频对时事议题发表看法,国民党内也有人力拱他带领党重稳局势。

有国民党“立委”认为江启臣的领导威信受到威胁,紧接着9月6日的全代会难逃党内炮轰,“不死也没半条命,恐直接跛脚”,明年5月连任党魁之路坎坷,恐须思索如何等到明年5月下台或提前请辞。联合新闻网16日称,相较2018年韩国瑜狂扫89万票,国民党有64万票凭空蒸发,党中央将启动人事调整并检讨惨败原因。虽然预料党内“逼宫”声音应该有限,但党内人士不讳言,如果党中央无放手一搏的决心,面对2022年和2024年选举仍极度不乐观。

对蓝绿都不满

针对选举结果,朱立伦16日表示国民党一定要痛定思痛、好好检讨,不能够在同温层里取暖,“会冻死”。至于外界认为江启臣要负起败选责任,他则回应说,此时不是谈人事的问题,是大家重新检讨重新反省、走回主流价值培育优秀人才。台北市议员王鸿薇称,逼宫是假议题,看不到2022年高雄市长候选人在哪才是真问题。她说,江启臣和国民党从未制定“江启臣防线”,此刻任何想要逼宫者除非是政治笨蛋。还有“立委”称,若江启臣提前请辞,外界一定认为是党内政治斗争,对江与后续接手者都不会是好事。

“‘罢韩不等于挺迈’给各政党的启示”,《联合报》16日发表社论称,罢韩以近94万票通过,但此次陈其迈只拿下67万票;同样是投票率四成出头,近27万票的落差显示有选民选择不投票,有的投给了李眉蓁或吴益政,“若略去‘预期选举结果已定’而不去投票者,可以说此一结果的意义就是选民对蓝绿都不满”。其中首要检讨的当然是民进党,民进党自年初胜选以来表现出的是更傲慢、更腐败的执政态度,即使在高雄这个传统绿大于蓝的地方,选民仍不会把“否定国民党”转移成“支持民进党”,“这无疑也是打了近来频频夸耀自己政绩,甚至再度操作香港与反中议题的民进党一个耳光”。至于国民党,这样的选举结果自然很难看,几乎快要宣告国民党在高雄乃至南台湾的全面崩盘,“两年后的九合一选战要怎么打,已是国民党必须深思的课题”。

,,